西湖印象

夏日时光

压马路

谢谢鱼送我的手套,很暖和,像这冬日的暖阳,和寒风中盛开的鲜花

第一次做的卷儿,还有些裂缝,但色泽很好,很有夏日午后的暖意(手作频率极低的我)

手作慕斯小蛋糕

如果生命有无限种可能,我为什么要固守一隅而不去努力尝试呢? (图片是约旦的月亮谷)
四肢并用攀上沙山顶,一步一坠,望去是无限的沙面和湛蓝的天,又极速滑下,感受那一刻的飞驰和放肆。
下午吉普车驶进这玫瑰色的沙漠,骆驼皮制成的帐篷出现,我们跟着当地人一起在沙子里挖枯草做柴,将烤鸡埋入沙中。
夜晚,我们围坐篝火,听当地人弹着类似马头琴的乐器,轮流尝试水烟,挖出香气扑鼻的烤鸡,配着辅菜,享受晚宴,多种语言在相互交错。
出帐篷,月光平铺下来,整个山谷透亮,早上踩过的脚印在这片白布面上划出深深浅浅的纹理,星辰干净得催泪,夜晚静静的等着入眠……

埃及尼罗河畔帝王谷的热气球之旅

记杨先生逝世

闻杨绛先生去世,确是种痛上心头,却又心自舒然,两行泪尽,却怯于发声,我与先生只是当年偶然翻过传记,偶尔写于笔尖的交情,怎可随意抒情亵渎灵魂。生与死的话题我无从讨论,一句走好我也不知是否恰当,如果真的死代表着另一种团聚那自然是好,但于生这段的我又怎敢轻易妄言。只想说先生一家三口都已用自己对人类的贡献完成了对人生意义最大的诠释………这也是我拙劣的语言想尽力表达的崇敬。

1 / 2

© SallyZhao | Powered by LOFTER